瑞士和大屠杀幸存者

作为中立国家瑞士度过了二战岁月,基本没有遭到损伤。在瑞士谁是当年大屠杀的幸存者?大部分幸存者在遭迫害的那个时期还不是瑞士公民。他们多数来自德国或者其他欧洲国家,作为犹太人他们亲身遭遇了纳粹的迫害。一些人从集中营和灭绝集中营幸存,另一些人通过逃跑或者躲藏来逃生。他们大多数是在二战之后到瑞士来的。


1933到1938年成千上万的人:犹太人、政治反对派、罗姆人、辛提人、耶和华见证团体、同性恋者等遭到纳粹的歧视迫害,从瑞士过境移民至其他国家。但因为二战开始后,由当局坚持要求的“世界旅行”实际上已无可能了,因此数百逃难者得以在瑞士幸存。1939年瑞士边境对难民封闭,从那时起难民们只有非法入境这一条路。当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开始变成了把他们赶到灭绝集中营以后,瑞士成了他们最后的机会时,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却被拒绝入境,尽管从1942年起,当局就已经知道这些难民正遭受着死亡的威胁。


不过,有人偷渡进入了瑞士境内,也不会被赶出去,而是拘留在难民营里。这样在二战期间,有5万多难民在瑞士得救,其中约2万是犹太人,尽管直到1944年7月前瑞士官方没有承认遭到迫害是允许犹太人避难的理由。由于瑞士国家方面较晚才开始加强了对难民的安排,之前很长时间内必须由民间援助组织提供经济支持。比如瑞士犹太人救济会在很多年里照顾了几千人,另外还有大约19000瑞士犹太人以及他们的总协会 – 瑞士以色列人联合会,提供了极大的经济援助。他们得到了美国犹太人联合救济委员会的支持。


二战结束后,瑞士提供了人道主义的援助,比如让从布痕瓦尔德集中营逃生的年轻人在瑞士做定期的休养。之后不久他们仍然得离开。1956年匈牙利事件和1968年布拉格之春之后瑞士也接纳了成千上万的难民。其中也有大屠杀的幸存者,但他们那时候不是作为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的牺牲品,而是被认为是反苏的。直到90年代末发生关于瑞士银行“休眠账户”的辩论,贝尔日耶委员会进行历史调查时,公众才了解到在瑞士也有大屠杀幸存者。
2017/2018年瑞士担任国际大屠杀纪念联盟(IHRA)的主席。“大屠杀最后的幸存者在瑞士”展览的举办,让大屠杀的幸存者和他们的后代在这里发言。

格瑞戈·施普勒尔(Gregor Spuhler)博士、萨宾娜·包赛尔(Sabina Bossert)
苏黎世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当代史档案馆